沉舟侧畔千帆过

拖稿老透明,近日新入了撸否,表示很开心。
“又有看大佬们装x的地方了”

瞎子唠嗑

#黑瞎子养老唠嗑

#自己想的他们最好的处境。
     

       哟,来啦?

       坐下聊,茶在那边几子上,杯子在桌肚里自己拿啊,别客气。哦对,顺便给我带一杯,人老了,骨头懒得动。

       今儿几号了?八月十七?哎,没忘。两年前把哑巴接出来的日子嘛。我在第十一年的时候去过一趟他们住的那地儿,那雨村环境条件倒是都不错。

       他们仨人在小村庄窝着逍遥快活,我去时那胖子还胖了一圈,依旧没心没肺守着那片云彩跟那吴邪扯皮,精力真好。

       吴家小子变化不大,虽然道上都叫声吴小佛爷,在那雨村还是过得跟个退休老干部一样。不像我们城里这些,想养老没地方。

       至于哑巴……嗯,我上次去时他倒是过得不错,精神气也很足。整日那么亲近大自然虽然话少但好歹不跟以前一样那么闷。也不知是不是我看走眼了,哑巴的头顶竟然冒出来些白的头发茬,该是我年纪大了眼神不好吧。
      
       仨人那小院子倒是什么都有,有的那么几片田全都让吴邪跟那胖子折腾着种上菜了。哦对,哑巴还养了几只小鸡崽,今年也早长大了吧。
      
       从雨村回来后那花儿爷来过我这小院一次,跟霍丫头一起来的。三十多岁还算年轻,不过整个人就一人精,比十一年前精了不知多少。跟他喝酒喝到开心那家伙还唱了段花鼓戏,功夫倒是不减当年,就是可惜了原本那好嗓子。

       都第十二年了,你们这十来年可是比我们这些局中人疯得很,我某次闲得无聊上贴吧还看见什么瓶邪黑花之类的同人来着,是你们这帮小崽子写的吧?写得不错,文笔有待提升啊。不过想象归想象,我在这儿跟你们唠嗑可是真的。

       第十年我去了趟长白山,那人可真多,比墓里的粽子都多……诶诶开玩笑,你们可比墓里那些粽子养眼多了。不过人多是真的,还有不少穿着哑巴啊花儿爷啊吴邪啊他们的衣服,一眼过去就跟黑社会小弟迎接老大出山一样。我还看见个穿我那皮衣的,就是扛的枪太招眼了,引来条子……啊?哦哦那枪假的啊。

       那年玩疯了吧?我看你们那回都激动哭了。诶不说了,再说就跟隔壁打荣耀那姓黄的小子一样了。

――――――――――――――
第十二年了。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南都》真的简介/孤生

早晨,万物苏醒准备烦心的时候。

“哎,知道不,南都路有一家药坊,那店里的老板跟神仙一样,他治的病人保准活!”

“真这么神?那那些大医院不就不用活了?”

“那老板心善,就是做普通的草药生意,不然那些大医院哪还有活路。”

“什么时候的事?没听说南都路有药坊啊?”

“我也不清楚,都说那药坊是凭空冒出来的!”

“别真是神仙下凡喽……”

几段在油条摊旁的对话和着油条锅倒出去的废油没了声息。

一个不会衰老的道士。
一只精通医术的竹妖。

一个见了妖跟见了仇人一样的道士。
一只凭自身妖力妙手回春救人的妖。

一个整天对着自家老板没好脸色的员工。
一个整天躲着自己员工当祖宗贡的老板。

见面开打毫不留情。

后来的小店员悄悄说:“老板是答应了道士哥条件,道士哥才不怼老板了。”

“我帮你解除长生的诅咒,你保护我到你诅咒解除,如何?”
“不错的交易。”

一切源自那封忽然躺在南都药坊邮箱里的信。

自第一封信开始,每日都会有草药成妖上门求老板帮忙。老板心善,无论是谁,照帮不误。
代价嘛……一小段本体和一个故事。

南都药坊众人磕磕绊绊的卖药日常。

若听下回分解,且听余明日细细道来。

《南都》假的预告/孤生

这是一个只会治病的千年老妖跟和一个见妖就打的的无脑道士的故事。

观众朋友晚上好,今天是农历…哎呀今天是七月十四日,欢迎收看《南都娱乐周刊》

南都路有一家药坊,此药坊老板终日行善,凭一身精湛医术救回不少生命,堪称妙手回春。据某市民举报,此药坊员工有殴打上司嫌疑,此举引起强烈公愤。

某路过人士感叹:头一次看见这么怂员工的老板。

某路过清洁工大姐:这老板真扛得住,我看那小哥打得那叫一个狠,你看你看,装修那玻璃瓦都掉下来了。
瓦:mmp

据此药坊某小员工透露:老板其实是迫不得已才怂那道士小哥的,因为那小哥是道士吖。

好的今天的报道就到这里,感谢各位收看《南都娱乐周刊》我是记者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