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舟侧畔千帆过

拖稿老透明,近日新入了撸否,表示很开心。
“又有看大佬们装x的地方了”

闲人居本来是表白爷,夹带私货来两张草哥跟桃桃。
爱你们♡

军师教你如何坑蒙拐骗赵子龙


       放下手中墨笔,将桌上散乱的纸张整理妥当,抬手重重抹去环绕在四周的蓝色光屏,手撑着桌面站起身,终于踏出桌椅范围以外的第一步。一手端了案头一杯早已凉透的茶水,一手轻按着僵硬的脖颈,向屋外走去。

      眼望窗外明了已入夜,正打算歇息,忽闻得草庐不远处传来一阵骚乱。无奈放下一口未喝的茶水,长呼出一口浊气,右手手心朝上,意念微动,一块散发着柔和蓝光的晶体浮现在手掌上。心下明白那人是与最后一阵缠在了一起,抬腿便入了竹林,朝着骚动之地走去。

      待到终于赶到地点,见得外界鼎鼎大名的影之龙枪正与阵法僵持着,龙枪所过之处地上陈年竹叶也被带动。欣赏一阵后便确定为此人,抬手唤出光屏停止阵法复又抹去,忙完终于得空,向着人问道:

       “阁下可是为天书而来?”

见那人终于点头,已成竹在胸。复又故意蹙着眉开口:

       “天书出世,与阁下一般心思大有人在,亮也无甚多精力既掌管阵法又破译天书。”

语气故作无奈地说着,早已瞥见人已有动摇之色,一喜,便趁势提出请求:

       “方才见将军破阵如此精妙,可愿协助于亮?”

看出那人一时伫立在原地,内心正摇摆不定,勾唇抬手拂去人肩头竹叶,视线也随着被拂掉的竹叶悠闲飘荡,毫不担心那人不应。

       “您不怕我依旧觊觎天书?”

竹叶还未落地便已听得人开口,虽未言明,但心下明了人是答应了。嘴角噙着笑转身往来路走去,招招手示意人跟上,待走出一段距离,终于听见铠甲撞击发出金石之声,又托了一块晶石照亮那人脚下道路,偏头不以为意回答道:

       “不劳担心,亮从不做没有绝对胜算之事。”


――――――――――――――――――

emmm渣戏一段,原本是考核的自戏后来有亲友说放上来试试,就试试了(。)

小故事,并不复杂,主要就是军师如何将子龙拐来当护院就是了。取材自诸葛亮第一版背景故事√

各位老爷看着满意的话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呗,要不评论砸死我也行?

瞎子唠嗑

#黑瞎子养老唠嗑

#自己想的他们最好的处境。
     

       哟,来啦?

       坐下聊,茶在那边几子上,杯子在桌肚里自己拿啊,别客气。哦对,顺便给我带一杯,人老了,骨头懒得动。

       今儿几号了?八月十七?哎,没忘。两年前把哑巴接出来的日子嘛。我在第十一年的时候去过一趟他们住的那地儿,那雨村环境条件倒是都不错。

       他们仨人在小村庄窝着逍遥快活,我去时那胖子还胖了一圈,依旧没心没肺守着那片云彩跟那吴邪扯皮,精力真好。

       吴家小子变化不大,虽然道上都叫声吴小佛爷,在那雨村还是过得跟个退休老干部一样。不像我们城里这些,想养老没地方。

       至于哑巴……嗯,我上次去时他倒是过得不错,精神气也很足。整日那么亲近大自然虽然话少但好歹不跟以前一样那么闷。也不知是不是我看走眼了,哑巴的头顶竟然冒出来些白的头发茬,该是我年纪大了眼神不好吧。
      
       仨人那小院子倒是什么都有,有的那么几片田全都让吴邪跟那胖子折腾着种上菜了。哦对,哑巴还养了几只小鸡崽,今年也早长大了吧。
      
       从雨村回来后那花儿爷来过我这小院一次,跟霍丫头一起来的。三十多岁还算年轻,不过整个人就一人精,比十一年前精了不知多少。跟他喝酒喝到开心那家伙还唱了段花鼓戏,功夫倒是不减当年,就是可惜了原本那好嗓子。

       都第十二年了,你们这十来年可是比我们这些局中人疯得很,我某次闲得无聊上贴吧还看见什么瓶邪黑花之类的同人来着,是你们这帮小崽子写的吧?写得不错,文笔有待提升啊。不过想象归想象,我在这儿跟你们唠嗑可是真的。

       第十年我去了趟长白山,那人可真多,比墓里的粽子都多……诶诶开玩笑,你们可比墓里那些粽子养眼多了。不过人多是真的,还有不少穿着哑巴啊花儿爷啊吴邪啊他们的衣服,一眼过去就跟黑社会小弟迎接老大出山一样。我还看见个穿我那皮衣的,就是扛的枪太招眼了,引来条子……啊?哦哦那枪假的啊。

       那年玩疯了吧?我看你们那回都激动哭了。诶不说了,再说就跟隔壁打荣耀那姓黄的小子一样了。

――――――――――――――
第十二年了。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南都》真的简介/孤生

早晨,万物苏醒准备烦心的时候。

“哎,知道不,南都路有一家药坊,那店里的老板跟神仙一样,他治的病人保准活!”

“真这么神?那那些大医院不就不用活了?”

“那老板心善,就是做普通的草药生意,不然那些大医院哪还有活路。”

“什么时候的事?没听说南都路有药坊啊?”

“我也不清楚,都说那药坊是凭空冒出来的!”

“别真是神仙下凡喽……”

几段在油条摊旁的对话和着油条锅倒出去的废油没了声息。

一个不会衰老的道士。
一只精通医术的竹妖。

一个见了妖跟见了仇人一样的道士。
一只凭自身妖力妙手回春救人的妖。

一个整天对着自家老板没好脸色的员工。
一个整天躲着自己员工当祖宗贡的老板。

见面开打毫不留情。

后来的小店员悄悄说:“老板是答应了道士哥条件,道士哥才不怼老板了。”

“我帮你解除长生的诅咒,你保护我到你诅咒解除,如何?”
“不错的交易。”

一切源自那封忽然躺在南都药坊邮箱里的信。

自第一封信开始,每日都会有草药成妖上门求老板帮忙。老板心善,无论是谁,照帮不误。
代价嘛……一小段本体和一个故事。

南都药坊众人磕磕绊绊的卖药日常。

若听下回分解,且听余明日细细道来。

《南都》假的预告/孤生

这是一个只会治病的千年老妖跟和一个见妖就打的的无脑道士的故事。

观众朋友晚上好,今天是农历…哎呀今天是七月十四日,欢迎收看《南都娱乐周刊》

南都路有一家药坊,此药坊老板终日行善,凭一身精湛医术救回不少生命,堪称妙手回春。据某市民举报,此药坊员工有殴打上司嫌疑,此举引起强烈公愤。

某路过人士感叹:头一次看见这么怂员工的老板。

某路过清洁工大姐:这老板真扛得住,我看那小哥打得那叫一个狠,你看你看,装修那玻璃瓦都掉下来了。
瓦:mmp

据此药坊某小员工透露:老板其实是迫不得已才怂那道士小哥的,因为那小哥是道士吖。

好的今天的报道就到这里,感谢各位收看《南都娱乐周刊》我是记者孤生。

哦豁大佬。【薛宋薛】

#一包毒糖,宋岚阿洋都是伪大学党,清明小长假回家完成任务√
#现代paro,同居设定,一发中靶。
#俩蠢货不解释。
#难吃不怪我――
#这都能接受?
#好嘞,请。

――――――――――――――――――

01.
6:00
“嗯,准时了。”
宋岚坐起身,套上放在床边叠得整整齐齐的毛衣跟长裤,没有开灯,在黑暗中摸索到床头柜上自己的眼镜后戴好。
下床趿拉着棉拖鞋打个哈欠拎着文件夹走向另一个屋,摸到门框旁墙上的开关,毫不留情地摁下去。
“啪”房间大亮。
“……我靠啊老干部……醒这么早…让我再睡会儿嘛……”
床上一堆软绵绵的被褥里爬出来一个人,一边嘟嘟囔囔骂着宋岚一边揉着睁不开眼睛,试图清醒些。头上还耷拉着一角被子,惨白的被角与人半长的黑发对比形成强烈反差,少年赤裸着的身体躯干洁净细瘦,偏是添了几分可怜之色。
倚着门框打哈欠的宋岚看着这一景象不为所动,见少年坐起来看看手腕上的表,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便一文件夹砸过去,正砸中少年挂着被角的额头,冲力过大导致好不容易清醒些的少年又扑通一声跌进被褥的温柔乡。
“唉……”宋岚走进房间两手捏紧床尾的被角使力一掀,让冷空气钻进少年的被窝。
“阿洋,起床了啊,六点多了。”
“呜哇宋岚你这鬼一样的作息时间,我在学校都是八点多才起的――”
薛洋的眼睛努力了半天还是没睁开,索性闭着眼朝人伸手要抱。
“小同志,我在学校还五点起呢,没四点给你揪起来不错了啊。”
宋岚站到床边把薛洋拉起来给人套上帽衫长裤,全程薛洋都闭着眼睛,让抬手就抬手,让抬腿就抬腿,乖巧得很。
宋岚在给人套长裤时“啪”一巴掌打在人屁股上,彻底给薛洋打醒了。
“哇老干部欺负小孩了啊――”
“闭嘴,赶紧起床看你的作业,不看等着老师怼死你吧。”
宋岚恶狠狠威胁完,衣服也套完了。拾起床上的文件夹拍到薛洋头顶便出了房间打算去做饭。
“喂,老干部――”
“咋。”宋岚顿住脚步回身面对着人。
薛洋撑着头笑
“你今天这身白毛衣特别好看。”

―――――――――END―――――――――

没了。
才怪,一道餐前菜而已。
初初邂逅,这儿宋子琛,新人lof报道,同时也是献给魔道的第一篇文,处女作吧……
吃薛宋薛,发现粮少得可怜就只好自割腿肉。
这篇设定,私设如山嗯。
宋岚薛洋都是毒品走私党,上下级关系。嗯没错宋岚上级阿洋下级。
对,这两个人,什么都不知道――
彼此不认识,仅一层同学关系,对出柜了的。
这个梗来自空间一神仙妖怪互相变老以为对方是人类的那个文。
所以就出现了宋岚拿着自己下发的文件催薛洋看作业这一幕。谁让我们的阿洋骗宋岚这是作业呢呵呵。心疼老宋。
然后阿洋本体就自家专洋。完全出于我们的日常写的这篇文,然后关于各种梗会在以后的文中一一体现。
至于毒品这个梗,因为皮宋子琛被叫过多次“暴雪砒霜宋子琛”得来,砒霜呵呵呵呵,毒不死你们。自家阿洋也是卖尸毒粉……由此得来“粉霜”cp。
喔就这吧,我太啰嗦了。
喜欢给个小心心。
不喜欢?抱歉,请喜欢谢谢――